有个河南大叔5年深入太行山600次,拍下千张美照,世人惊叹!
名车自驾游
06-19 09:56:57 |
返回首页 阅读:

图源:摄影师寒冰

太行山的花草树木人文风光

在他的眼里,皆带着灵魂


在这样一个快餐文化盛行的年代,人人都是浮躁的个体。能够静下心来坚持做好一件事的人,有多少?


寒冰大哥应该算一个。


他今年48岁,河南林州人,一名原本低调平凡的摄影师。如果不是偶然的一次“走红”,也许我们不会知道:有个人为了拍摄好自己所热爱的太行山,5年深入太行600余次,只为留下大山最美的一面。


去年,一张南太行的冰瀑照在驴友圈走红

这张如圣诞树般的冰瀑照便是出自于寒冰之手▼


除了这张照片,网络上有很多关于南太行的照片,都是来自于寒冰的相机:


色彩斑斓的挂壁公路如丝绸般延展▽


山中被雪覆盖的寺庙隐藏着深深禅意▽


山雾朦胧间,若隐若现的山中人家宛若仙境▽


他本是太行山脚下人,但他与太行山的缘分,却是从2012年才真正开始。


5年前,寒冰刚从外地回来,那时,作为一个摄影小白的他,跟随几个玩摄影的朋友一起进山,而就是那一次进山,让寒冰的心从此与太行山系在了一起。


“这就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?它竟然那么美!”


头顶着天、脚踩着地,一座座巍峨的高山在眼前矗立,缥缈的雾气缠绵于脚尖,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峡谷,让人陡生畏惧。


寒冰的心胸好像都被这高山给撑开了,太行山里凌冽的空气令寒冰整个人一颤一颤,胸腔里的心脏砰砰直跳,他被太行山下了魔咒。


从此以后,只要一有时间,寒冰就扛着相机进山,一人,一机,一股气,5年深入太行600多次,每一年在太行山呆的时间,足有200天,每年进山的次数,不少于120次。


太行山的路,太行山的民居,太行山风光,太行山的人,太行山的花草树木,在他的眼里,皆带着灵魂:


他眼里的太行公路像灵动的蛇,绕着山峦徐徐延伸▽


太行风光像灵动的水墨画,透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仙气▽


太行民居像藏在山隅的仙居,似山中桃源▽


太行故事娓娓动人,令听者心颤▽


“以静心面对世界,

再以静心坚守自己所热爱的事,

这世间的繁杂纷扰你都会视而不见了,

因为在你的心里,你所坚守的世界已经是一切。”


大至巍巍太行山峦,小至玲珑花上秋露,都一一被他小心摄下,保留在相机里。


许是真正的热爱太行,才不想放过山里任何一个美丽细节吧:


他镜头下的太行公路可柔可险,

从高空俯瞰下去,

就像是一件艺术品!

太行山的公路,除了自驾其中能带给我们惊险刺激的体验外,更多的是,当你站在某个高处看下去,它更像是镶嵌在山间的绸带!


一条条太行山路盘绕在山腰间,悬崖边,峡谷间,像一条条扁担,一头挑着太行一头挑着平原,一头挑着美景,一头挑着太行山的精神气!


即便是从平视的角度看,太行公路也充满了令人心跳加速的感觉!


有网友这样评论寒冰大哥镜头中的井底村挂壁公路:

他的片子,将挂壁公路的奇、险、雄、峻表现的淋漓尽致,不得不让人佩服!


然而,太行山美的,又何止是公路:


他镜头下的太行风光,

是一幅幅动人的水墨画,

那树那水那梯田,

都美得令人叫绝!

寒冰说,树是与人类生存分不开的朋友,不管是纳荫还是乘凉,它们一直以最美的身姿展现给我们,我喜欢树所以我记录它。


他拍出的树,是一幅幅扑朔迷离的画,起风时,如聊斋里的场景,带着神秘,带着一团缭绕的仙气,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一名清丽的山间女子,语笑嫣然的朝你走来。


一棵树,一群雾,一座小屋,这不就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么?


桃花源总缺不了一个“源”字,因此寒冰拍出的水,也自带一股幽幽仙气,山泉如帘子一般倾下,温柔了太行山的岁月。

林州桃花谷

从两山间流出的清澈泉水,宛如一条白丝带在苍山翠柏间流过,让人陶醉其间。

天平山

地处太行山系林州段林虑山主峰东侧,宋代三朝宰相韩琦曾赞“林虑天平山者,天下绝胜之境也,雄伟秀拔,虽江南诸山素有名者,皆所不及”。

太行大峡谷

浑然天成,曲折幽深,山水相映成趣,确实称得上是大峡谷。


“万物有灵,上善若水。手段不够硬,身段就要软。流水在碰到抵触的地方,才淋漓尽致地释放出她的气质与姿态。”


寒冰镜头下的太行山瀑,便是给人这样的感觉。


即便是贫瘠的太行梯田,在他的镜头下,也自带着一股坚韧与执着。


那一层层用大大小小的石块垒起的堰,支撑着赭黄色的山地,成为太行山独有的景观,这也是太行人民几百年来改造自然的历史见证。


冬季走进太行的深处,像进入了一个纯净洁白的世界。银装素裹的山村一片恬淡和宁静,与周遭喧嚣的世间相比,这个地方带给他莫名的安心。


他镜头下的太行民居,

是一个用石子搭建的世外桃源,

石磨石瓦石板石路,点缀着山的角落

太行山地势饺高,运输不易,山中没有水泥砖头,勤劳智慧的太行人便将糙石变成了宝,所有一切都用石头造。


石桌石凳石炕头石屋石路......朴素的石造物,越发显得村子质朴原始,格外幽静。


一座座小小的石房,点缀着太行的一处处角落,使原本寂寥无味的大山,有了人间烟火的烘托,显得更丰满有肉了:

漏子头村

这里风景优美,充满着古朴的农家气息,“一伸手便可摘星辰”,是悬崖边上一道最美的风景。

梨园坪村

这是个被梨花簇拥了村子,每到春季,梨花便会悠悠绽放,行走期间,不小心便落下了一身梨花香。

大垴村

它是林州海拨最高的古村,这里海拨高气湿低,要比山脚下足足晚一个节气,山下已经绿树成荫,花已落尽,这里的各种果木才刚刚绽放,春意正浓。


每一个原本朴实的村庄,在他的镜头下,散发着不一样的美来。


也许几百年后,这些太行深处的人家会消失,但庆幸他的相机里留住了这一段难得的时光,让我们仍旧能从他拍摄的照片里,找到最灵动的,关于太行的回忆。

1

他镜头下的太行故事

有坚守于深山的乡村教师,

有一代代守护大山的太行人。

他们身上流传着同样的太行精神

巍巍壮丽的太行山,不光有绿浪滔天的林海,刀削斧劈的悬崖,如练似银的瀑布,还有一代代守候着大山的太行人,他们勤劳朴实,创造了众多太行奇迹。


许多流失的风俗,躲藏在太行深处的人家里,寒冰用他的镜头,将它们一一复原:

制作红薯粉

每到冬季上冻的时候,在太行山,家家户户就开始制做粉条了,这个时候做的粉条是最好的,手工漏的粉条价格也很最贵的,但是吃起来就是和机器做的不同。


它不仅糅合了太行人的手艺,更糅合了一种传承的精神。

大锅饭

在林州,每到红白事和庙会的时候,亲朋好友,邻居乡亲就会相聚到一起吃大锅饭。


大锅直径在1米2至1米5之间,是根据来的客人多少用多大的锅。


它的味道特别,简单的食材碰撞在一起,却撞出了舌尖上令人难忘的美味,现场香气四溢,令人垂涎。


这是一种在饭店里永远吃不到的味道,凝聚着乡亲们的感情,吃着热乎乎的饭菜,与身边的人说说笑笑一场,连心都是暖的。

织布工艺

传统的织布工艺似乎已经在我们身边绝迹了,但在太行山,仍然有一代代人,延续着这项古老的技艺。


一针一线,织的是流逝的时光,也是往昔的岁月,一下便令我们回到了以前的时代......

◆ ◆ ◆ ◆ ◆

一张张朴实的脸在他的镜头下充满了热切的期盼,这些面孔为老人居多,因为年轻人大多都出去务工了,但年迈的老人依旧坚守着大山。


太行是他们的根啊,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大山,怎么能说离去就离去。


同样坚守着的,还有太行深处的两位老师。他们执教了几十年,即使只有少少的4个学生,他们依旧舍不得离开这里:


西井山西辿小学

该小学位于太行山巅海拔1443米的石崖山上,自然条件恶劣,生活条件艰苦,现有4名学生,一名教师。


教师原子朝如今已59岁,他用自己20年的执着奉献圆了这四个孩子一个读书的梦,更是将无数的孩子送出了太行山。


三岔口小学

教师许生学今年53岁,在农村执教35年,把毕生美好青春奉献给了山村的教育事业,35年一路坚持走来令人敬佩。



寒冰

他的坚守令我们感动

而他的执着则更让我们钦佩

无数个日夜,他与太行山村民同吃同住,结下了深厚的感情。

寒冰大哥非常低调,我们想放一张他个人的照片,被拒绝了


用一架相机,守护太行的美,守护太行的情,寒冰大哥,是名副其实的太行守山人。


当我们与过去的一切,渐行渐远,他默默地记录着我们的根。当所有人都擅长遗忘,他固执地记录着即将被遗忘的一切。


因为热爱,所以执着;因为执着,所以才决定坚守。


太行山有拍不完的风景,有拍不完的风情,四季轮回,岁月如歌,每一次披星戴月的拍摄旅程,每一个斗转星移的画面都承载摄影人心中的那个梦。


而寒冰大哥与太行山的故事,仍在继续......

0条评论评论